当前位置:首页 > 立德树人 > 德育理念

一切为了雪域高原的孩子

发布人:党政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0-10-28  点击:

 

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典型案例

 

一切为了雪域高原的孩子

 

西藏中学坐落在歌乐山森林公园的绿色环抱中,现有学生1100多人,他们大多来自千里之外的雪域高原---西藏,远离家乡和亲人,在重庆一呆就是四年,吃喝拉撒几乎全在学校,这就决定了学校既要办校又要办家。事实上,学校教职工们既是学生的老师,又是学生的父母。特别是广大党员教职工,他们始终把党的民族教育事业放在心坎上,有的同志爱护、照顾学生远远胜过自己的孩子;有的同志身体状况极差,却从未耽误一节课;有的同志亲人生病住院却无暇顾及……他们牺牲了多少与家人一起共享天伦的机会,错过了多少节日团圆的美好时光。他们难以尽到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父母的责任,但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又何尝不想像常人一样作个好儿女尽孝、作个好父母尽责。然而在奉献的天平上,他们将自己奉献给了更多的藏族孩子,奉献给了党的民族教育事业,留给亲人的是深埋于心中的无限愧疚和歉意。

今年开学迎接新生时,分班后,其他学生都被班主任老师领进教室去了,季校长却发现操场的一角还剩下一个孩子,耷拉着脑袋,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迟迟未走。她立即过去,轻声询问:“孩子,你怎么啦?”孩子带着哭腔,用极不流利的汉语有些生气地说:“他们都走了,没人要我!”说完,用手使劲捶打报到的桌子,小脸涨得通红。季校长赶紧安慰他说:“孩子,这儿就是你的家,我们都需要你呀!”经过了解,这名孩子叫甲央罗布,分班的老师误把“甲央罗布”写成了“申央罗布”,因此班主任没有叫到他的名字。季校长马上招来相关老师,语重心长地说:“这些小孩来我们这里读书不容易呀。他们到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孩子,要照顾好、教育好他们。我们的工作一定要细致、细致、再细致呀!”当即,负责分班的老师诚恳地向甲央罗布同学道了歉,甲央罗布红扑扑的小脸蛋露出了害羞的微笑,拉着班主任的手欢欢喜喜地进教室去了。

季校长经常给我们讲的一句话是:我们不能把握人生的长度,但我们可以无限延长生命的宽度。我们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对藏族学生的教育服务中去,她对学生慈母般的情怀潜移默化着我们每一位老师。

马光伦老师长期担任西藏班的班主任,每天早上6点过起床,到晚上11点还与学生泡在一起,辅导他们的学习,检查他们的卫生,照顾他们的生活,教他们怎样做人,并常年坚持为身体孱弱的同学煮牛奶、鸡蛋、熬鸡汤。扎西卓嘎同学患局部脊髓炎,他就一直守护在病房;白央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医院哭个不停,老师就让她把头靠在怀里输液;巴桑、边巴卓玛皮肤过敏,林芝来的贡桑德吉从小尿床,老师到处搜集各种偏方,多次到山上采中草药为他们医治。那段日子里,整栋楼里都能闻到马老师家里飘出的中药味儿,大家都开玩笑说:“老马,你家在开药房啊!”

在学习上,老师坚持的教学策略是:大面积转化后进生,扶持优等生。他组织学习小组,协调各科分等次开展教学,分等级布置作业,及时反馈跟进。每周星期六晚上他都会义务加班给学生“开小灶”。格桑、索朗卓嘎、小央珍、小晋美,这些全年级学习最困难的学生,参加升学考试时,成绩都有了大幅度提高,顺利升入高一级学校。

老师送学生回西藏考试,返回时,许多学生冒雨给他送上洁白的哈达。小晋美的奶奶,一位60多岁的老人,花了整整四天时间,一路颠簸,专程从遥远的阿里地区赶到拉萨来看望老师。她蹒跚着脚步,双手合十,老泪纵横的说着:“突极其、 突极其!重庆好,重庆的老师好,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啊”,说着硬要给马老师下跪。(“突极其”就是我们汉语“万分感谢”的意思)

藏族小孩出来读书不容易。我校初2010级嘎松江村同学,来重庆不久就患上了严重肺结核,胸部透视显示一片空白,被送进新桥医院重症监护室,由于病例太特殊,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学校得知了这一消息,迅速做出决定: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抢救努力。为此,学校派出生活老师黄建洪专门陪护,老师们轮流去探望,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望着戴着氧气罩已陷入昏迷的嘎松江村,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他的名字;班主任姚天福老师和同学们还亲手折叠了999只代表祝福的千纸鹤,粘贴在隔离玻璃上,期盼他早点醒来。三天后,嘎松江村终于苏醒了,望着老师们那一张张熟悉、焦虑的面孔,望着贴满了整个玻璃墙的千纸鹤,他哇的一声哭了:“我还没死啊!”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半个月,嘎松江村转入了普通病房,前前后后住院长达半年才基本康复。

嘎松江村来自昌都内乌齐县牧区,全家靠放牦牛过日子,家境十分贫困。为了挽救他的生命,学校承担了他近30万元的全部医疗费,全校师生又自发捐款7千多元给他作营养费。嘎松江村的爸爸、妈妈托人写信来说:“托共产党的福,托学校老师的福,孩子的命终于捡回来了,我们永生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

根据医生的吩咐,西藏的气候更利于嘎松江村病情的康复。班主任姚老师就亲自护送他到成都双流机场,并自己掏腰包为他买了返回昌都的机票。已经过了安检的嘎松江村突然转身跑出来,泪流满面地喊着“阿妈,阿妈”,紧紧的抱住老师,久久不愿离去。

我校高中组的何建元老师,新生还没到校,他就通过照片记住了编入他班的每一位同学的名字和相貌,并通过档案资料掌握了每一位同学的基本情况,还通过电话访问学生本人及家长,了解学生的成长背景。然后与分布在各省市的原初中班主任取得联系,进一步了解每一位学生的性格特点。新生到校一下车,他就上前拍着肩膀叫着名字帮着提行李,学生们既惊喜又感动,就像回到了亲人身边。一开学,他就把自己算成了班上的一员,并取了被学生认可和接受的“嘎多”这一藏文名。他还忙里偷闲向班上同学苦学藏文,以便真正了解学生、融入学生。

何老师对学生的爱,可谓有口皆碑。三年当中,女生次仁拉姆每个月的那几天都疼痛不已,何老师硬是给她熬了三年的雪莲药汤,并且长期自己花钱给她买“补血口服液”调补其虚弱的身体。学生嘎玛顿珠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把自己死死地封闭起来,从不与他人交流。曾有一次何老师特意抽出时间把他请到家里谈心,谈了一上午,该同学总共只说了六句话。为了开启该同学的心灵之门,何老师像对待亲儿子一样把他纳入家庭中关心他、照顾他;同时,何老师遍阅教育心理学、遍访名师,苦苦探索救治良策。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最终,嘎玛顿珠同学成了人见人爱的活跃分子。

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论他出现在哪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只有1.50米的个子。个子矮小的他走路大步流星,办事雷厉风行;个子矮小的他说话诙谐幽默,妙语连珠;个子矮小的他能胜任高中两个班的语文课还兼班主任、年级组长;个子矮小的他能把一个小小的语文课堂搅动得情绪盎然、诗意浓浓……他,就是我校一名普通语文教师——尤小红。

个子异常矮小,其实是疾病所致。后颅凹凹陷、小脑扁桃体下疝畸形、C6——T6段脊髓空洞症这三大重症犹如三座大山挤压着他的身躯。前两种先天性的罕见疾病致使老师从小个子不高,脊髓空洞症又致使上身包括头部在内的左半侧长期酸痛麻木,此病不发则已,一发就意味着瘫痪!疾病象个恶魔死缠着我们亲爱的老师,疾病也是一块沉重的巨石紧紧地压在老师的心上。每当劳累过度时,身体就会发出报警的讯号,并引发许多并发症。多休息,少操心,保持心情愉快,这是医生多次对他的忠告,老师何尝不想如此!

2000年9月始,学校开办西藏高中班,藏族学生汉语基础不好,读懂高中语文那些深奥的课文特别吃力。针对这样特殊的学情,尤老师苦苦思索对策,身体的疾病早已不挂在心上,他整天想的是:怎样才能引导学生克服学习语文的畏难情绪而激发起学习的兴趣和热情呢?那一阵子,这个1.50米的男子汉体重迅速减掉了8斤。

没有捷径,也没有退路。低起点,夯基础,重落实,抓反复,耐心细致——这就是老师摸索出的教授西藏孩子的绝招。

我们的藏族高中生爱上了中华民族的母语文字,爱上了语文,爱上了阅读,爱上了写作。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调藏中工作整整八年了,由于教学工作的繁重和班主任工作的制约,尤老师只在今年暑假才挤出三天时间,回到魂牵梦萦的潼南老家走一走、看一看。

“心力憔悴,甘苦咽肚肠。道业传承责无贷,兴西藏,再图强。”这是尤老师填的词句,也是他平凡人生的最好写照。

年轻姑娘熊彬杏老师,本学期担任预科(2)班的班主任工作。开学,她班上来了一位名叫伦珠罗布的小男孩,刚来不久,熊老师就发现该孩子胆儿特别小——最害怕一个人独处,晚上睡觉老蒙着头。熊老师通过询问孩子和电话家访才得知,该孩子从小在家庭管教上就有些偏差:不听父母的话就关黑屋子,要读课外书就读《聊斋志异》,长此以往,就患上了如今的“胆怯症”。

来重藏读书是小伦珠罗布第一次离开家庭,本来就有些自闭的他,晚上在寝室就是无法入睡,第二天在课堂上又精神不振。面对此情此景,熊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她利用晚上查寝室后的时间陪在他床边,待他渐渐入睡后再离去。到深夜12:30,睡梦中的熊老师被生活老师的电话惊醒:小伦珠罗布要你来……熊老师急忙披衣下床,冒着夜雨赶往学生宿舍,将他接到自己家里,通夜陪伴着他。

在我们学校,老师们对工作默默奉献,对学生无私关爱的事例随处可见。尽管我们知道,我们从事的只是非常平凡的工作,但我们却明白,“绝不能让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这句话有多重的份量。 

在“3.14”拉萨事件发生后,许多学生担心害怕,我们全体老师立即行动起来,牺牲了原就不多的休息时间,全天候深入到学生中间,关心他们、安慰他们。高二年级索朗次仁同学忧心忡忡地对班主任蒙琳老师说:“美丽的拉萨被破坏了,好多乡亲被他们打伤了,我们好气愤,好心痛。老师,你们还会喜欢我们藏族孩子吗?”老师就耐心地开导他说:“你们都是好孩子,老师怎么会不爱你们呢?他们做了坏事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拉萨一定会更加美丽的!”

与其他学校相比,虽然,我们没有寒暑假、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双休日,被戏称为“三无”老师,但是,我们认为值。因为我们天天都能听到藏族学生一声声“阿爸”、“阿妈”的真情呼唤,感受到他们发自肺腑的“哺育深恩胜父母,跪乳难表赤子心”的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

我们感到非常欣慰是,近年来,已有200多名同学参加了雪鹰业余党校学习,20多名品学兼优的同学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们向西藏输送的4000余名毕业生中已有1500余人走上了工作岗位,他们正在西藏各行各业向广大藏族同胞播撒和传递汉藏一家亲的深情。

 “家是小的国,国是大的家。”幽美和谐的西藏中学永远是我们全体汉藏师生温暖幸福的家。在这个大家庭中,全体党员教职工以他们一切为了雪域高原的孩子而献身党的民族教育的耿耿忠心,赢得了学生们的无比尊敬!他们是那样默默无闻,他们又是那样崇高和伟大,他们和学校的其他教职工一起,共同谱写了民族教育的壮丽乐章!

 

(注:案例中提到的教职工均是共产党员)